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真功夫案庭審第三日蔡達標否認5項指控

2019年05月03日 栏目:养生

注冊資本。9月20日,真工夫原董事长蔡达标等涉嫌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一案进入了第三天庭审。庭上,公诉人共提出6项控罪,蔡达标仅承认第四

注冊資本。

9月20日,真工夫原董事长蔡达标等涉嫌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一案进入了第三天庭审。庭上,公诉人共提出6项控罪,蔡达标仅承认第四项,其余5项均予以了否认。

“我做的这些都是为了打破股东僵局,让公司可以更好地发展。”蔡达标在庭上反复强调。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庭审前一天,再次曝出蔡达标曾与今日资本私下签订协议,欲以1美元购得真工夫4.25%股权的消息,令这起案件更加扑朔迷离。

蔡达标否认5项控罪

公诉方指控蔡达标等人,从2009年至2010年涉嫌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涉案金额共计3068万

创始人蔡达标等高管进行公开审理,但由于案情复杂及证据繁多,该案庭审延续两天仍未结束。9月20日,该案进行其第三天审理。彼时,蔡达标已在看守所被羁押500多天。

庭审当天,蔡达标看起来精神不错,频频向旁听席上的家属微笑点头。受审的被告人除了蔡达标外,还包括李跃义(蔡达标大妹夫)、蔡亮标(蔡达标弟弟)、丁伟琴(总裁助理)以及取保候审后的真功夫前财务总监洪人刚。

注册资本。

公诉方认为,为了筹集购买中山联动66.6%股权的资金,从而取得真功夫控股地位,蔡达标等人进行了上述6宗犯罪行为。其中,蔡达标、李跃义、蔡亮标被认定为主犯,洪人刚、丁伟琴被认定为从犯。

面对上述六宗指控,蔡达标本人在庭上仅承认了第四宗,其余5项均予以否认。“司法审计报告并没有显示资金终流向了蔡达标本人。”蔡达标代理律师、上海市申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陶武平认为,5项指控的证据并不充分,不能就此认定蔡达标有罪。

“当时八家真功夫门店在使用美国的IT系统后,反馈的效果很不好,而且这家美国公司也扬言要退出中国市场,蔡达标向蔡亮标公司买IT源代码很正常。并且到,不管是之前的350万还是后来的370万,蔡达标一分钱都没拿到。”陶武平在对第二宗指控的辩词中说到。

庭上,除蔡达标以外,蔡亮标、李跃义均有翻供。

庭审前再曝秘密协议

潘宇海认为当年其股权是被预谋“贱卖”,并欲通过起诉向蔡达标索赔7500万元

事实上,无论是蔡达标一方还是公诉人一方,都多次在庭上提到真工夫的股东僵化局面。

在2009年以前,真功夫的股权结构为蔡达标、潘宇海各占41.74%,双种子公司占10.52%(其中蔡潘各占5.26%),今日资本和中山联动各占3%。同年8月,蔡达标通过东莞赢天创业以6000元的价格收购中山联动66.67%股权,藉此在股权上反超潘宇海。

而其后的2010年9月,蔡达标与潘宇海、本日资本签订一份转让股权协议,该次股权的转让款总额为人民币5.0021亿元。其中,蔡达标一方将付出7520万元购买潘宇海持有双种子公司35.74%(对应真工夫公司3.76%的股权),今日资本一方将以4.25亿元购买潘宇海持有真功夫公司21.25%股权。对于上述协议,潘宇海一方至今未作任何回应。

然而,就在庭审前一天,蔡达标前妻、潘宇海姐姐潘敏峰对外称,蔡达标曾私下与本日资本达成协议,欲以1美元购买真功夫4.25%股权。

据潘敏峰表示,2011年11月,真功夫公司收到本日资本要求解除2010年股权转让协议的通知才发现了上述协议的存在。潘宇海更认为当年其股权是被预谋“贱卖”,并欲通过起诉向蔡达标索赔7500万元。

“蔡达标为了满足其独占公司的私心及不断膨胀的个人愿望,不惜损害公司和股东利益。”真工夫公司代理律师、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湘玲当天在庭上表示。而公诉方则认为,上述针对蔡达标的6项指控大部分在收购中山联动期间,因此具有动机的合理性。

有蔡家人士透露,潘家在第二天庭审后曾一度联系要求和解,但后来却又在短短的十来天后抛出今日资本之说,目的在于拖延时间以及淡化蔡达标为破解公司僵局的动机。

据《刑法》规定,犯职务侵占罪的,数额巨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而挪用本单位资金数额巨大的,或者数额较大不退还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这意味着,若所有指控均成立,蔡达标将有可能面对10年以上的牢狱之苦。

未来10天河北省雷雨天气或多达7场
开滦集团签署两个重点合作项目
河北12所省管民办学校被责令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