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隋凤富9年多收12亿管理费落马后民众放炮

2019年06月13日 栏目:汽车

隋凤富  [导读]  12月3日,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隋凤富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中央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据重庆青年报调查,隋凤富在农垦主

隋凤富  [导读]  12月3日,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隋凤富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中央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据重庆青年报调查,隋凤富在农垦主政9年时间,大兴农场多收取职工管理费用逾12亿元。  12月3日,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证实,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隋凤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中央已决定免去他的领导职务,现正在按程序办理。  6天前,隋凤富落马消息传出的11月27日晚,黑龙江农垦总局大兴农场职工杨志国几乎彻夜未眠,他激动地向周围人打发短信。  当晚,农场里鞭炮声此起彼伏。  大兴农场,并不是黑龙江农垦总局出现类似欢庆场面的下属单位。  农垦工作37载、主政长达9年的隋凤富落马,其一手缔造的黑龙江农垦“帝国”也轰然倒塌。隋凤富也成为十八大以来,黑龙江落马的省部级高官。  9年多收12亿管理费?  黑龙江农垦的近十年,在工作于此37年、一草一木都稔熟于心的隋凤富主政下,硬是将一个“冷衙门”做得“风生水起”。  同时,从另外一个角度说,也是问题频发,大兴农场管理费问题便是其中之一。  自2006年至今,农场向职工们收取的管理费年年上涨。九年时间里,管理费涨幅超过一倍。大兴农场登记在册的土地72万亩,据此计算,9年来,农场方多收取管理费用高达12亿多元。  由该农场职工杨志国提供的一份《农场2006年到2014年收费明细表》显示,农场向职工们收取租金的田土共有四类:一类水田,一类旱田,二类水田,二类旱田。九年时间里,一类水田每亩收费由195元上涨至430元,一类旱田每亩收费由115元上涨至400元。  据杨志国介绍,大兴农场土地证上的面积是42万亩,农场一号文72万亩,实际面积90万亩。按税费改革的标准,2006到2014年累计应上交800元。按国家资补标准,由于实际面积大于上报面积造成国家补贴被摊薄,国家补贴九年平均每亩少补职工240元。  “九年累计平均每亩收取2280元,加资补少给240元,减应交800元,每亩地应返1720元。大兴72万亩九年多收12亿多元。”杨志国说,“ 实际收了多少没有公布,也不知道去向。”  重庆青年报致电大兴农场场长高明涛、副场长好站东,对方以不是本人为由匆匆挂断。  “不论是农田承包合同一年一签,管理费年年上涨还是‘罚款发包’问题,事情长期存在且愈演愈烈,隋凤富至少是知情的。”下乡知青、曾代理过农垦员工案件的哈尔滨律师蒋媞说,管理费问题发生时间巧合般的跟隋凤富主政时间相同。  隋凤富的落马,是否与农场职工持续举报存在直接联系不得而知。“ 在隋凤富被查之前,纪委已经查处了外围,以后可能牵涉到更多人。”黑龙江农垦管理干部学院教授胡中禄认为,隋凤富被查之后,农垦系统今后人事、发展计划等肯定会有调整。  一个事实是,近年来,黑龙江农垦总局堪称问题频发。  2013年4月,《财经》报道称北大荒集团1.9亿元资产神秘“蒸发”。同年11月,大智慧阿思达克通讯社则爆料,北大荒历年披露的土地承包收入比实际收入至少缩水近50%。这些地租收入是被上市公司大股东黑龙江北大荒农垦集团总公司“截流”,截流金额至少有30个亿。  自去年9月以来,农垦系统除隋凤富外,已有5名副厅级干部落马。  “这些农垦官员多少与隋凤富有些关联。”黑龙江农垦管理干部学院教授胡中禄说,传闻隋凤富被查有一年多了。  中央巡视组在今年10月向黑龙江反馈巡视情况中提到,黑龙江省农垦领域违纪违法案件频发,并要求着力查处一把手顶风违纪案件。对于在农垦担任一把手长达9年的隋凤富来说,无异于被中纪委直接点名。  值得关注的一点是,2013年1月,隋凤富调任黑龙江省人大副主任、党组成员,官至副省级。但此时的隋凤富仍兼任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党委书记,直至倒台。  不少人跟律师蒋媞一样认为,隋凤富始终不放弃兼职农垦总局党委书记,有压制农垦系统问题的嫌疑。  “假面”隋凤富  头发微卷,皮肤白皙,待人随和,是多数857农场职工对隋凤富的主要印象。  1977年,21岁的隋凤富从山东蓬莱“逃荒”至黑龙江省农垦总局857农场。  职工们提到,隋凤富是“逃跑”过来的。“ 他原来是山东老家生产队的出纳员,出来下降36.04%;实现净利润9942万元,同比降幅高达70.32%,北大荒米业营业利润连续多年出现负增长。由于业绩连续两年亏损,北大荒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资料显示,完达山资产总额37.3亿元,下辖24家分、子公司,员工近20000名。目前,完达山和九三意在筹划上市。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说,农垦政企不分主要体现在拥有自己的公检法,这样容易使其成为农垦的工具,一旦出现对农垦不利的事情,农垦就会派人打压。  农垦余波未了  “目前,整个农垦系统的情绪较为悲观。隋凤富妻子也被控制。”接近农垦系统的人士表示,跟隋从857农场出来的数名干部,目前多数借养病等“原因”,淡出领导岗位。  “11月17日,我还在农垦总局办公室见到他了。精神状态不错。”知情者透露,两个月前,隋凤富已接受中纪委调查,其以为自己已平安着陆。  “隋凤富在国家粮食方面的贡献以及小城镇建设方面的工作过去常在大会小会被表扬。”胡中禄说,这让他逐步失去了自律,加上外界腐败的侵蚀,终走上了犯罪道路。  值得留意的是,黑龙江农垦总局旗下上市公司北大荒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在隋落马后,开盘即涨幅超过4%,不降反升。  “农垦未来怎样,不是我们可以左右的,上面还有省委、农业部呢。”黑龙江农垦总局党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史桂霞透露,目前,整个农垦系统仍旧按部就班工作,影响不大。  “隋局长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也跟你一样,只是从上得到消息。”史桂霞说。  “农垦的基本面还是好的,今后不应该有太大的变化。”胡中禄说,隋凤富落马确实暴露了农垦一把手权力失去制约的问题,体制机制的漏洞是今后改革的方向。  “50年了,还政企不分,是时候该改改了。”黑龙江农垦总局建三江管理局退休副局长纪长庆说,过去与前苏联关系紧张,一手拿枪,一手种地,农垦为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农垦系统权利太过集中,现在看存在的必要不大”。  纪长庆提到,1990年前后,建三江曾试点撤场建镇,省政府和中央都已签字同意,但农垦总局考虑到建三江是块“肥肉”,没有签字盖章,试点失败。  按照隋凤富规划,到2020年,垦区主要经济指标在2007年基础上翻两番,城镇化率达到70%以上,工业化率达到50%以上,率先实现农业现代化,率先实现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规划目标,在黑龙江省新农村建设中发挥示范带动作用。  随着落马被查,隋凤富的远大宏图已是镜花水月,而农垦系统改革呼声越发强烈。 :络

如何做一个微信小程序
分销系统平台
脂溢性角化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