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英国雕塑亮相

2019年02月28日 栏目:教育

英国雕塑亮相安尼诗 卡普尔(Anish Kapoor)和塞西尔 巴尔蒙德(Cecil Balmond)在《圣地》(Temenos)前

英国雕塑亮相

安尼诗 卡普尔(Anish Kapoor)和塞西尔 巴尔蒙德(Cecil Balmond)在《圣地》(Temenos)前。 《圣地(Temenos)》 继奥运塔《安赛乐米塔尔轨道(ArcelorMittal Orbit)》之后,安尼诗 卡普尔(Anish Kapoor) 和结构工程师塞西尔 巴尔蒙德(Cecil Balmond)再次联袂缔造巨观。由 提兹谷重建方案(Tees Valley Regeneration) 策划的公共艺术系列《提兹谷巨人(Tees Valley Giants)》之《圣地(Temenos)》历经四年规划、十个月的建造后,终于以真面目示人,成为迄今为止英国规模的雕塑作品。 两环一柱 首位 巨人 被卡普尔简称为 两环一柱 ,屹立在英格兰东北部城市米德尔斯堡(Middlesbrough),高约50米,宽约110米,乍看犹如一张巨型捕虫或一股翻花绳:两个圆环之间连结着如丝袜般的织造结构,经纬交错,分别代表着该地区引以为傲的传统工业 精密工程和重工业。 作品气势磅礴又不失纤秀,充满神秘意蕴和瞬息之美,的观看方式莫过于 走近它、环绕它、从 远近高低 各种维度来领略它 。织造结构中的64条独立经线和49个圆弧承载着允许使用张力,53米的基柱采用钻孔技术,因而将风力对作品的影响减至,同时也对其他部件进行相应的调节,如同 结构复杂的巨型钢琴的调音器 。 卡普尔和贝尔蒙德认为该作品是技术价值化的产物,并将荣誉归于英国的工程与建筑集团之一的鲍佛贝蒂公司(Balfour Beatty),特别是他们的工程师和钢架装置机。 每个夹扣都是一件艺术品 ,该公司的地区经理菲尔 摩根(Phil Morgan)说, 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很多重要部件是看不到的,例如高达24米的桩基。当然,工程师 蜘蛛人 般的工作状态也是看不到的 。 两大隐忧 《圣地(Temenos)》的出现,无疑为英国公共雕塑的复苏再添壮景,然而其 空间之巨、耗资之大 却也带来种种隐忧。《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特别撰文描写了此种不安,担心 为大而大 会演变成未来艺术的歧向。 卡普尔承认某些作品中 规模 的滥用造成了公众的误解, 然而在很多方面, 规模 可以令作品显得更加厚重与深邃,我们的目标就是在此意义上 重振规模 。的雕塑作品应该与周围的环境相契合,就《圣地(Temenos)》而言,它处于架空缆车桥和大型起重机械之间,两艘超大货轮也停泊在这里,因此现有的规模十分必要 。 270万英镑的造价,也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支持者以大萧条时期建成的帝国大厦(Empire State Building)和金门大桥(Golden Gate Bridge)、甚至泰姬陵(Taj Mahal)来表明《圣地》的非凡价值,反对者则对掷重金于艺术的行为颇有微词。 针对后者的质疑,米市市长雷 马隆(Ray Mallon)回应说: 很多人认为应该投资于医院或养老院,我不同意。在这个城市,我认为迫切需要的是 艺术 ,是精神上能够提升士气的东西 。另有数据显示,自2004年以来,卡普尔为芝加哥创作的《云门》(Cloud Gate)已为当地带来两千万旅客,相应的经济效益高达一千九百万至二十亿美元,马隆希望《圣地(Temenos)》至少吸引距离90分钟车程内的游客数量约七百五十万人。 提兹谷重建方案(Tees Valley Regeneration) 负责人理查德 巴克利(Richard Buckley)说: 《北方天使(Angel of the North)》刚刚出现时,也并未得到所有人的认同,不过现在人人喜欢它,看见它会令人油然而生一种归属感。我希望提兹谷也能出现如此品质的艺术创作 。

发热高烧不退怎么看
疲倦乏力什么原因
莲花清瘟颗粒适用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