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战雏 第三百三十章,破开_1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旅游

战雏 第三百三十章,破开正文第三百三十章,破开自从朱啸拜木涵为师,这还是木涵第一次这么说.朱啸看了看这个像是鸟笼一般的阵法,眉头微

战雏 第三百三十章,破开

正文第三百三十章,破开

自从朱啸拜木涵为师,这还是木涵第一次这么说.朱啸看了看这个像是鸟笼一般的阵法,眉头微皱,淡淡地说道:“师父,想要破开这个阵法真的这么麻烦吗?”

就在这时候,朱啸突然探测到了乌风王的靠近。朱啸缓缓转过身来,冷冷地看了一眼乌风王。乌风王现在都有一点不敢看朱啸的眼睛,他飞到朱啸前面三丈左右的地方,朗声说道:“此乃我乌风族的护族大阵乌风锁天阵,我不清楚为何你前后的变化会有这般大的。很显然你的实力提升了不少,但是我也不怕告诉你,不管你怎么做,你都没有办法逃出这乌风锁天阵!”

乌风王眼睛之中流露出一种自信,那是对这乌风锁天阵的自信。朱啸有些不屑地看了看乌风锁天阵,也不管乌风王,一把取下玄铁巨镰,猛地朝着乌风锁天阵就砸了下去。

“轰!”

朱啸感觉到了一阵强大的反震,差点没有将朱啸的玄铁巨镰给震得脱手而出。而反观乌风锁天阵的那些黑雾,则只是泛起了一点点波纹罢了,仿若将一颗小石子扔进了平静的水面一般。

如此一尝试,朱啸对这个乌风锁天阵倒也是有些了解了,这个阵法可以将攻击的力道完全分散开来。这样一来,不管你攻击的力道多大,分散在这么宽大的黑萎中,那也是无法将其撕开的。

“这种阵法集中一点攻击简直就是徒劳,都说蛇人族跟人类没法相比,他们创造出来的阵法倒是这般坚固。以我一人是无论如何都逃不出去的,但这种阵法在师父他老人家面前,只怕也是不堪一击吧!”

朱啸倒也不急着让木涵出手,而是转过头轻声问道:“乌风锁天阵,倒还真是有些门道!乌风王,看样子你是一定要拦住我才行咯?”

乌风王脸色微微一变,倘若乌风王要是做得了主的话,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跟朱啸为敌的。只是乌风王只能在乌风族做主,但是涉及整个蛇人族的事情,乌风王的话语权就很小了。

乌风王心一横,重重地点头说道:“不错,今**闯入我蛇人族的禁地,而且还斩杀了蛇卫头领,脸面所系,今天你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

朱啸随意笑了笑,似乎乌风王的回答他并不关心一样。朱啸直接看向了乌风锁天阵,静静地说道:“你们乌风族倒也真是有几分本事,用了这么多人来组建了这个乌风锁天阵。倘若想要将人抓起来,用这样的大阵倒是再适合也不过了。”

乌风王被朱啸给说得糊涂了,不过朱啸的这些话却全部都是在夸赞乌风锁天阵的。乌风王不由得微微一笑,自得地说道:“这个大阵凝聚了我乌风族的无数的心血,组建大阵的这些人可是自小就开始修炼这个阵法的。”

朱啸嘴角勾出一个邪笑,笑问道:“乌风王,那这么说来,要是将他们全部都给斩杀了,那对你们乌风族来说不是一大损失吗?”

朱啸这已经是赤裸裸的挑衅了,乌风王脸色一变,冷声笑道:“这么说来阁下是对破开这乌风锁天阵有着十分的把握咯?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是吗?”朱啸邪笑更甚,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天有多高我确实是不知道的,这地有多厚我也真的还不清楚。不过我想就算是你乌风王也是不知道这些问题吧!”

乌风王原本是不想伤害朱啸的,但是被朱啸这么一挑衅,乌风王不免脸色一变,冷冷地喝道:“小子,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过得寸进尺的为好!”

朱啸一如既往地邪笑着,不过这一次他却是朝着乌风王摆摆手,笑着说道:“乌风王,你也不用为这种事情伤神。我听说过这样一件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朱啸像是顽童一般地整整嗓子,继续说道:“蛇都没有长翅膀,但是却也可以捕捉到天上飞着的魔兽。一开始的时候其实我还是不大相信的,但是现在我相信了,倘若它们都修炼了这乌风锁天阵的话,用来捕捉那些魔兽倒也是可以的!”

乌风王彻底被朱啸给激怒了,乌风王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浓黑色的元气也是不停地缠绕在了身上。

“小子,我要你死!”乌风王身形一动,直接朝着朱啸就爆射了过来。

“是吗!”朱啸不屑地一笑,一把抓住玄铁巨镰,看准飞过来的乌风王,玄铁巨镰直接劈头盖脸地就砸了下去。

乌风王没有想到朱啸的速度竟然会这般迅猛,他也只得避其锋芒。不过他想要避其锋芒也得问朱啸答不答应,不待乌风王朝后跳开来,朱啸玄铁巨镰就已经朝着乌风王砸了下去。

“轰!”

乌风王直接被这看似简单的一击给拍得像是断翅的风筝一般掉落在了地上,地面都被砸出了一个大坑。

朱啸身形一动,一下子落在了乌风王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了看乌风王。本来威风凛凛的乌风王现在也是显得有些狼狈了,朱啸不屑地笑了笑,一只手却是将玄铁巨镰给高高地举了起来。

“呼!”

朱啸身体之中的元气开始疯狂地涌向玄铁巨镰之中,玄铁巨镰顷刻之间就变成了更加深邃的黑色。朱啸正是要是用裂空鬼斩,而且现在控制朱啸身体的乃是木涵。裂空鬼斩这样的武技,不要说是木涵亲自来使用了,朱啸都早就是无比娴熟了。

短短两三个呼吸的时间,裂空鬼斩已经蓄力完成了。朱啸倒是没有急着突破大阵出去,而是居高临下地看了看乌风王。

“乌风王,现在我就让你看看你们乌风族无数的心血究竟有什么作用!”

“呼!”

刚一说完,朱啸一下子朝着乌风锁天阵最高的地方爆射了出去。朱啸手中玄铁巨镰一挥,一道火芒一下子朝着那里就砸了过去。

“轰轰轰!”

在一连串的爆炸之中,乌风锁天阵一下子就被撕开了一个口子。而这个口子一出现,乌风锁天阵瞬间就化为了乌有。朱啸也不管乌风王是不是眼睛都要凸出来了,朝着南边就爆射了出去。

木涵控制着朱啸的身体在空中风驰电掣,一直离开了乌风族的族地,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才缓缓降落到了地上。木涵也是没有再控制朱啸的身体了,而是一闪出现在了朱啸的旁边,跟朱啸并排朝着前面走了去。

找到了一个背风面,朱啸盘腿坐在了地上。现在总算是摆脱了乌风族的堵截,朱啸也是可以好好看看窈冥离火了。

一路上朱啸都抓着窈冥离火的灵根,而为了不被窈冥离火灼伤,朱啸还不得不在那只手臂上布满了元气。这一路上赶来,朱啸可是没少费劲。不过看着窈冥离火那如梦如幻的颜色,朱啸还是感觉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窈冥离火的颜色淡蓝,火灵看上去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花朵一般。因为沙漠之中火属性灵气充裕的缘故,此时的窈冥离火不时撩动着尺余的火苗。

朱啸猛地咽下一口口水,眼睛一刻也不离开窈冥离火,自言自语一般地说道:“真是想不到这么容易就得到了这窈冥离火,我看接下来我就将其直接炼化了,这样也免得夜长梦多。”

木涵笑了笑,说道:“每一团天火都是这般迷人,倘若要是你见到神火的话,你会知道原来神火才是真正的迷人。其实这个中道理也是很简单的,这团火焰本身其实没有什么迷人的,迷人的乃是这种力量。”

现在朱啸可不关心这些,现在朱啸就巴不得将窈冥离火给炼化。只是朱啸对于炼化天火一无所知,他只能请教木涵。

朱啸看了看镇定的木涵,搓手笑问道:“师父,到底什么时候我才可以将这窈冥离火给炼化啊?炼化的时候我具体需要怎么做呢?”

“哈哈哈!”木涵宠溺地摸摸朱啸的头,笑着说道,“啸儿,在炼化天火的时候,其实就是你跟天火的一场较量。沙漠之中火属性灵气无论白昼都是十分的浓郁,你以为在这样的地方炼化对你有利吗?再说了,要是在这里炼化的话,只怕你还没有炼化到一半,蛇人族的强者就会赶过来了。”

朱啸猛地吞下一大口口水,窈冥离火现在就摆在面前,但朱啸却是不能炼化,这无疑与一个饥渴的人面对一桌珍馐美酒而不能动一般。朱啸有些不舍地将眼睛从窈冥离火上移出来,说道:“看来眼下我们最主要的就是先离开北漠城。”

“不错,现在我们最主要的就是离开北漠城。只要离开了北漠城,随便找一个火属性灵气不是这么充裕的地方都可以开始炼化窈冥离火。啸儿,接下来要是不遇到那种实在是太强的敌人,我都只会在一旁观战了。所以为今之计,你还是先恢复元气,而后再冲出去为妙。”

(热血继续,接下来将会是什么围堵呢?嘿嘿……热血继续,精彩继续!)

邯郸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平阴县妇幼保健院计生中心预约挂号
郑州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最好
宁波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银川治疗龟头炎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